當前位置:主 頁 > 親情故事 >

孟婆湯

時間:2014-05-18 作者:天天故事 點擊:

孟婆湯
題記:
幸運是什么顏色的,假如命運是頑固的。
執著是什么顏色的,假如痛苦是永恒的。
(一)
你們已經遺忘了曾到過的幽冥。
記憶中泛黃的碎片一定早已在無數的輪回中如煙消散。
淡然喝下滿滿一碗的孟婆湯,帶著忘卻的輕松飄向另一個世界。
你們可以輕易做到。
可我,我做不到。
孟婆不動聲色的誘勸我喝下那又苦又澀的湯。
“來,喝下。忘卻塵世無盡煩惱……”她湊過一張枯樹皮似的千溝萬壑的皺皺巴巴的臉,上面的細細長長的皺紋深如刀刻。
我搖了搖頭。
她在皺如枯樹的臉上刻下不易察覺的詭異微笑,默默的飄然離開。
“孟婆湯,奈何橋,紅塵煩惱,癡夢難消……”
陰冷的渡河上枯草般黑瘦的鬼魂低低的吟唱著他們沉重的鬼歌。
無數纏綿紅塵的過客在奈何橋上聞見這陰慘慘鬼哭般的幽曲,于是瑟縮如風中秋葉。
他們哭哭啼啼一陣后終于忍受不了劇烈的恐懼,一口喝下他們發誓不碰的孟婆湯。
然后在迷醉的恍惚中飄過橋去。
(二)
孟婆綠幽幽的眼睛冷冷的看著我。
干枯的嘴角浮現的一絲微微的笑意。
你還能撐多久?
我不知道。我要等待。
恐怕你的等待會很漫長。她的眼角泛著微光。
我知道。可那又怎么樣?我不能放棄。
你究竟在等待什么呢。
我的幸福。
孟婆臉上的皺紋笑得更深:是嗎。
我于是轉過頭,不再答話。
我漫不經心的看著和感覺著奈何橋上孤零零的游魂。
橋下鬼魂哭泣般的歌聲四面包圍著沉悶的天空。
陰森森的寒風凄凄慘慘的 貼著骨頭刮過。
(三)
我在等一個人。
等待一個我應該等待的人。
從我出生的那天起,就開始了這場不知是否能有盡頭的等待。
深深巷子里的老人們對我的母親說:這個孩子有福。
母親沒有說什么,只是眼淚如斷線的珠子落了一地。
童年的時光是幸運的,在鄰居們被饑餓,寒冷和疾病的陰云緊緊包圍的時候,我卻可以腆著吃得飽飽肚皮的在門前的高高的青桐樹下心安理得的玩耍。
鄰居壓抑的哭聲總是斷斷續續從高高圍墻的那一頭隱隱約約地飄過來,我仔細的聽著,那些細細的,低低的聲音哭的傷心極了。
我問母親這是為什么?
母親撫摸著我的頭,嘆了口氣:要是你不會長大就好了。
母親的聲音如同鄰家的哭聲,細細的,低低的,傷心極了。
每當我在青桐下玩耍,母親總會在一旁靜靜的看。她總是笑著,笑著,很滿足很快樂的樣子。可不久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別致的眉角忽的一顰,又深深的看著我,只是目光里不再寫滿快樂。
要是你不會長大就好了。
母親無數次撫摸我的頭,低聲的說著。
(四)
不管母親愿不愿意,我終于在她焦慮的目光中長大了。
當我第一次把勾勒秀長的眉角和涂抹均勻的嘴唇得意地展示在母親的面前時,母親的目光完全變了。
她看著我,努力地掩飾著身體微微的顫抖。她的目光包含著恐懼,害怕與深深的眷戀,痛苦的表情如同在她的身上活生生割下一大塊肉。
母親,母親……你怎么了……我不漂亮嗎?
不,不……你很漂亮,很漂亮……
母親勉強著擠出一絲笑容,可我分明看見她眼角閃爍的淚光。
母親為什么哭呢?我不明白。
終于有一天,母親的害怕暴露在陽光之下。
一個穿著時髦旗袍的漂亮小姐走進了寒酸的小街,來到我們從未有人登門的家。
小巷頓時沸騰起來,門口擠滿了看熱鬧的人們。
母親看著她,眼神里分明流露著惶恐。那漂亮的小姐冷冷的瞟了瞟我家的院子,居高臨下的對母親說:我是來把她帶走的。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