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 頁 > 親情故事 >

夕陽下,父親越來越小的背影

時間:2014-06-22 作者:未知2 點擊:

  父親70歲了,越來越像個小孩子。走路腿抬不起來,腳蹭著地,嚓嚓地響,從屋里聽,分不清是他在走路,還是我那8歲的侄兒在走路。有時候飯菜不可口,他就不吃;天涼了,讓他加件衣服,得哄好半天;在院子里,父親邊走邊吹口哨———全沒有一點父親的威嚴。

  父親像孩子似地越來越有點“人來瘋”。家里來個客人,父親會故意粗聲大嗓地跟母親說話,還非要和客人爭著吃頭鍋的餃子———他明知道家里有客人,母親不會和他吵架。客人一走,父親馬上又會低聲下氣地給母親賠小心。

  每次父親從外邊回來,第一句話都是:你媽呢?如果母親在家,父親便不再言語;如果母親不在家,父親便折回頭去找,認認真真把母親找回來。

  有一次,父親晨練回來,母親說:出去之前也不照鏡子,臉都沒洗凈,眼屎還沾在上面。父親不相信:我出去逛了一圈了,別人怎么沒發現,就你發現了?母親感到很好笑:別人發現也不好意思告訴你呀,都這么大人了。

  家里有一點破銅爛鐵、廢舊報紙或塑料瓶,父親都會高高興興拿到廢品收購站去賣,賣得三元五元,不再上繳母親,裝進自己的腰包,作為公開的“私房錢”,用于自己出去吃飯或購買零食。

  父親以前特別節儉,從不肯到外邊吃飯,也不吃任何零食。現在兒成女就,沒什么大的開支,他也就大方了,經常到小攤上去吃“豆腐沙鍋面”———不放肉,不放蝦米、紫菜、海帶和豆腐,一碗只要一元五角。父親喜歡吃板肉夾燒餅。板肉是新疆特有的一種食品做法———把牛肉煮熟了,加上各種作料,壓成塊狀,吃時,用鋒利的刀切成薄片,夾在剛出爐的熱燒餅里。

  有一次父親很委屈地向我告母親的狀:我每次都夾一塊錢的肉,有一次燒餅有點大,我夾了兩塊錢的肉,你媽就嫌我浪費。我感到好笑極了,這哪是印象中嚴肅古板、不茍言笑的父親啊,分明是一個饞嘴的孩子!我從口袋里掏出50塊錢給他,讓他專門用來買燒餅夾板肉,并刻意叮囑他:不準告訴母親。父親高高興興地收下錢出去了。不一會兒,我從廚房經過,聽見父親跟母親以炫耀的口氣說:女兒給我50塊錢,讓我買板肉夾燒餅,你看,還是女兒疼我!

  我心里忽然一陣酸楚———我們越來越大了,父親越來越小了,那種感覺就像一個叫云亮的詩人寫的詩———

  父親老了/站在那里/像一小截地基傾斜的土墻/……父親對我的態度越來越像個孩子/我和父親說話/父親總是一個勁兒地點頭/一時領會不出我的意思/便咧開嘴沖我傻笑……有一刻/我突然想給父親做一回父親/給他買最好的玩具/天天做好飯好菜叫他吃/供他上學,一直念到國外/如果有人欺負他/我才不管三七二十一/非擼起袖子/揍狗日的一頓不可……

  有一天我下班回來,看見父親正向街口走去,我趕緊走過去叫住他,問他要去干什么,他像一個等到大人回家的孩子,咧著嘴笑,說是在等我,怕我找不著家走丟了。一種深深的感動涌上我的心頭,鼻子一酸,淚水模糊了我的眼睛。心想:你接我的方向都反了,自己都要走丟了,還掛念著我,深沉的父愛啊!我扭過臉,不讓父親看見我的淚水,讓他帶我回家。走著走著我停住了腳步,但父親毫無查覺,依舊向前走著,夕陽給他的全身鍍上了一層金色,看著他越來越小的背景,淚水又一次模糊了我的眼睛。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