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 頁 > 親情故事 >

畫魂

時間:2014-07-24 作者:未知2 點擊:

    從小開始,唐文的手中便被父親塞上了一支畫筆。 父親是個畫者,不管怎樣努力,卻總是畫不出有份量的畫來,在畫界闖蕩了大半輩子,還是這么默默無聞。

    父親也終于從當初的不甘心,到后來的無可奈何。不過他并沒有完全的放棄自己的理想,而是把這個多年的夢想轉交給了自己的兒子,他多么的希望將來有一天,兒子能在畫界闖出一席之地來。

    唐文從小就知道父親對自己很嚴厲,無時不刻地監督和指導著自己畫畫,等有了些基礎,便帶著他走訪了很多當時的名家,希望能得到他們的指點。 但是,多次的奔波和走訪下來,得到的卻不是名家的教導,而是他們的建議和勸告,唐文并沒有畫畫方面的天賦,以這孩子的資質,到頭來或許將和父親一樣,在畫界變得默默無聞。

    父親聽了心中很不好受,每天都以酒澆愁,變得郁郁寡歡起來,漸漸,父親的脾氣也越來越壞,只要看見唐文稍微有些貪玩,不好好練畫,便對他拳打腳踢,毫不留情。盡管父親知道唐文的資質有限,有時對他或許太苛刻和殘酷了些,但是,卻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他對兒子抱有的希望太大了。

    以后唐文只知道,所作的唯一事情就是不能讓父親感到失望。久而久之,這股無形而巨大的壓力,讓唐文的身心總是處在一種無法言語的沉悶之中,他的表情失去了年輕人特有的豐富,冷冷地,本來清澈明亮的眼睛變得空洞無神,白茫茫的目光中透出的一股寒氣,讓人不敢直視。

    晚上開始,唐文經常做起了同一個噩夢,每到夜深人靜的時候,明明睡著的自己,卻清醒地感到自己的眼睛睜得很大,仔細地看著房里熟悉的每件東西,尤其是那扇門,總好象有一個人躲在門后,他在等待著,等待著將要發生的事情,門慢慢地打開了,一個黑影出現在門口。“啊”,唐文一聲驚叫,一骨碌坐了起來,細細的冷汗布滿了他的額頭,又是這個夢。

    到了十八歲時,唐文已經跟著父親參加了很多的繪畫比賽。盡管由于刻苦的練習,他的基本功很扎實,但是畫出來的畫總是缺少了一種靈氣,就好象沒有魂魄的人體一般,雖然實實在在的,卻如同行尸走肉。

    于是, 父親帶著他走遍了很多名勝古跡,高山,大海,原野草地,為的是讓他的畫中能有靈魂顯現,并給他講解很多的人文歷史,把更多的名作背景解說給他聽,唐文聽得很仔細,他迫切的想要改變自己,希望能讓自己的畫擁有靈魂。

    陽光明媚,風和日麗,大地充滿了無限生機。“看啊,兒子,多么美麗的風景啊,好好感受一下,從中體會大自然的活力。”唐文望著無限的風光,看了看明媚的陽光,感受著光芒直入眼中的愜意。“走,兒子,我們到那個山峰上去,從高處眺望,這里風景一覽無遺,對作畫很好處。”說完,兩人背著畫板,直奔山頂而去。

    “就把畫板架在這里吧。”父親指了指山頂的懸崖處,然后兩人一起尋找著衷意的畫景。突然,一陣大風吹來,架著的畫板倒了下來,眼看著就要掉下山去,父親一個箭步沖了過去,完全忘卻了自己的生死。畫板被擋了回來,卻由于自己沖得太猛,無法及時收腳,從峭壁上滑落下去。“爸爸!”唐文一聲大叫,奔跑了過去,趴在峭壁處,看著下面。“兒子,我在這里。”父親大聲叫喊著,“爸爸,你堅持住,我去叫人。”

    他看到了父親,正緊緊地抓住峭壁上的枝條,在生死之間堅持著,這一殘酷和恐懼的場面,漸漸在他的腦海中閃現出了一幅血色的畫。唐文驚呆了,從沒有感受到這么強烈的創作意識,他猶豫著拿起了畫筆,就那樣趴著,用俯視的角度,邊看著父親,邊在畫板上繪畫起來,他的動作也越來越利索,越來越顯得嫻熟。父親顯然也看到了他正做的事情,他很清楚的能看到兒子的表情,這是一種從沒有過的認真和自信。父親知道,兒子找到創作的靈感,他沒有再叫喚,怕打擾了兒子的專心,用著僅剩的一點力氣,頑強地抓著峭壁上的枝條,為了能讓兒子有充分的時間繪畫著自己。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