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 頁 > 友情故事 >

室友賠飯

時間:2016-07-06 作者:未知 點擊:

  我出生于一個農村貧困家庭,上大學后,家里每月只給我60元錢的生活費。就這每月的60元也要靠父母東拼西借,所以,很多時候。我不能保證每月按時拿到這錢。為此。我必須在每月結束時留有余錢,否則。下個月開始幾天就有可能挨餓。

  誰都明白,每月60元的生活費對于20世紀末大城市的消費水平意味著什么。

  更讓我自卑的是,我們寢室4個男生,除了我,楊斌、曹昌健和張濤都是來自城市家庭,他們都能盡情的消費。而我就是每頓飯菜也必須撿最便宜的買,肉食更與我無緣。然而,強烈的自卑又換來我極端的自尊。我害怕同學尤其是室友看到我的窘境。每到吃飯時間。我都盡量避免與室友碰面,即使偶爾碰見了,我也會找各種理由避開,直到看到他們3人去食堂有一陣了,我才拿著飯盒獨自一人前往。打好飯便躲到食堂那個角落去吃,這兒大多是外系或外班的學生,而且很多都足與我一樣的窮學生的吃飯聚集地。

  然而。這種局面在維持了3個月后被打破了。

  星期五那天中午,我剛走到那角落里開始默默吞咽的時候,一個冒欠的家伙突然從我身后撞了過來,我的飯盒連同剛只吃了幾口的飯菜一起“啪”地掉在了地上。這一盒飯掉了。我心疼不已,正要大發怒火。一抬頭才發現是我室友楊斌和曹晶健兩人在一前一后追逐。看到他們,我的火氣一下子沒了,臉“刷”地紅了。沒等我開口,撞倒我飯盒的楊斌連聲道歉說:“對不起,對不起——”“你撞掉了人家的飯,光說對不起有什么用,還不趕緊打盒飯來!”曹昌健催促楊斌道。“不用,不用——”可我話還沒說完,楊斌立馬從地上抓起我的飯盒就跑到賣飯窗口去了。一盒飯掉了豈能讓同學賠,那不讓別人笑話我嗎?我要趕過去阻止楊斌,卻被曹呂健一把拉住:“別攔他,他這種冒火鬼就是得懲罰他!”正在我與曹昌健爭執不休時。楊斌已端著飯盒回來了。“耽誤你吃飯了,對不起,你慢慢吃。我們走了!”楊斌將飯盒一遞給我,他們兩個又嘻嘻哈哈跑了。

  我打開飯盒一看,—個大飯盒裝得滿滿的,里面不但有回鍋肉,還有一份黃燜魚和幾片油炸雞塊。那是我進大學以來吃得最好最飽的一頓。事后,我本想對楊斌說點感謝的話,可想來想去又實在不好說什么,只好玩笑似的說了一句:“楊斌。今天真不好意思啊,讓你請了客!”本來,這事過去了就過出了。沒想到的是,剛過了一周,這樣的事義再次發生在我身上,情形與上次差不多。只是。這次是張濤追曹昌健,撞掉我飯盒的是曹昌健,賠我飯菜的自然是曹了。

  回寢室后我沒說什么感謝之類的話,我問他們:“你們咋喜歡在食堂里追逐呢?”“我們看到一個最新資料,說是飯后馬上跑步利于消化健康。所以……,要不,你也加入我們的飯后跑步?”他們明知道我平時就是一個不愛活動的人,更何況對于本就沒吃得很飽的我哪用得著跑步來消化。“我才不相信那些呢。”我裝著不屑地說。

  后來,他們飯后跑步的把戲讓我漸漸產生了懷疑。因為再下一周,楊斌和曹昌健兩人追張濤,張濤又成了我的“冤大頭”。飯菜依然那么豐盛,至少都有三樣肉食。食堂那么多學生,沒聽說他們撞倒別人,卻偏就撞倒我的飯盒?而且每一周都是在星期五?

  如果前三周還僅是懷疑的話,那么從接下來的第四周、五周、六周……我都會在星期五的中午遭遇他們3人中一人的撞,而且3人輪流撞我這規律來看。我不得不斷定他們是早有預謀的。

  因為忙于期末考試。我一直沒來得及揭穿他們。寒假離校的前一天晚上,我下定決心將這事抬了出來。見我擺出一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架勢,他們最終不得不承認了他們確實是“陰謀”。




本月熱點
隨機推薦